图片
图1:文章头图

最近心情不太美好,在朋友的劝说下决定出去走走。一如既往,百般纠结,最终选择了龙泉湖湿地。

经过近90分钟的车程,不堪重负的公共汽车终于得以休息。两只青色的龙形生物装饰在门口守护着这个湿地公园,形似植物园门口。这一车人,男女老少皆在,多是一家出游,趁着这个世界,夏天刚成为故事,秋天刚迎来风景。T恤衫似乎依然是主流,也有人把自己家的小孩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鼻尖和双眼,步履蹒跚也不影响老一辈的激情。

缓步踏入。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影响,我并没觉得这里有多么美好。面前跑过几个孩子,似乎是邻居共同游玩,嬉笑打闹着。后边紧跟着的是他们的爸爸,年轻的母亲们在讨论着自家小孩的糗事。门口的人零零散散的叫喊,开过的观光车滴滴不停。右手边的服务厅播放着和缓的音乐,我独自一人站在中间,只觉得吵闹异常。随手拍下的几张照片,思来想去也是杂乱异常,却未能舍得删除。权当是留个记忆吧,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似乎是的。

图片

图2:门口龙形建筑

疫情尚未远去,我以为人们应当是稀少的出游。左侧是小孩子跑来跑去,右边的大哥背着包,姐姐们陪着老人走在最后面,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这是我的世界。恍惚过后,也有点想家。这里的树木颇多,可以看见小路两侧是各种各样的树,大路两侧也是各种各样的树。我抱着手机,摸着斜挎包不断地向前走,不断地重复的查看着地图,我迫切的想要知道我身处何处,应当去往哪一条路。

跑过的大叔匆忙的叫住了我,三声小伙子让我回到人间。他焦急地问道最近的公共厕所往那边走是否正确,我驻足、转身、抬头,那是我来时的路。得到我“距离比较远,大概走了五分钟”的回复之后,他拽着孩子,比我稍矮一点的小男孩,又急忙向着相反的方向赶路。

跨越石桥的时候,我拍下了路面的坎坷,似乎别有一番意味,也许是我想法足够多,总觉得这些桥梁不是那么简单的树立在这里,他们等待着我一般的人,走上台阶又走下台阶。年轻的情侣也从不避讳我,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人们看不到我的目光所依。

图片
图3;:岔路口(非文中提及之路口)
为了节省时间,我选择了一条捷径。从侧面的小路不断向前,我不断选择左侧的岔路口,围绕着湖泊。于是我比更多人更快到达我想要见到的地点,那是有花开的地方。看似简单的事情往往会突然复杂起来,这一条捷径其实也是这样。

走到中间的时候,发现中间竖立的大牌子,定睛细看,赫然是黄底黑字:前方施工。既然天不如人愿,迢迢前路已绝,唯有转向回到来时路,选择另一条看起来很遥远的甬道,随着拥挤的人群,缓慢的向前。

在这条小路上,其实还有别人,几位大妈选择了一块平坦的水泥地,席地而坐,先互相鼓励了一番,又提到孩子与孩子的孩子,再聊一聊几十年前的梦想。

这条路上,没有鲜花也没有路灯,只有看似简短的路途和末了的狼藉。

图片
图4:甬路长廊
时间过去了几个小时,我似乎有些饥渴。走到跟前,才发现商店旁边的孩子们吵闹着哭泣着,年轻的爸爸爱妈妈,却也手足无措的哄着孩子,一脸苦笑的老爷爷伸手接了过去:“我来吧”。不远处的哥哥似乎比我大了几岁,话语中听得出正在读研,他身后的父母面露难色,这一家人慢慢走远。

鲁迅有这么一句话,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我在花边走过,寻得一处静谧,不敢和正盛开的花朵合影,也不敢阻拦别人的视线,我在一米以外的距离,悄悄留下娇艳的面容。红的、粉的、金黄的,面向微弱的阳光,争抢着光线的抚摸;白的、橙的、花色的,遥望着最高的几处山顶,或许那里也会成为以后的花坛吧。

图片
图5:粉色花朵
芦苇荡旁的柳树一如既往,青草地上开始留下秋天的痕迹。旅人在湖中看着游动的鱼群,有几条鱼模样俊俏,也试着跃出水面,仔细观察今天船上的游客,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

远山朦胧,想起一年前的野鸭湖,也是这般,水在山上。当时我拍了一张照片,配文是“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

图片
图6:芦苇与柳树
山水之间,多少花落花又开,多少欢声笑语,我数不清。但我能在人潮中挤出一条狭窄的小路,仅供一人通过。我在人流稀少的地方漫步,这又是花开的地方,所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看到了夏天留下的回忆,也是秋天带来的风景。时间许多,故事总得慢慢讲,人要缓缓归。

图片
图7:水中山景
我在石桥停步,听着“一场秋雨一场寒”,想起郁达夫《故都的秋》,那是我曾经讲过的课文。我又远离了那些美丽的花朵,我又远离了那片醉人的山水图卷。我又向着嘈杂的门口走去,我又向着来时路走去。

我听着看着,孩子们的打闹,老人们回忆着从前,年轻的人们相互依恋。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似乎也都和我有关。

图片
图8:橙黄色花
<完>
文章:王啊怼
摄影:王啊怼
注:图文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用于除分享交流外的其他目的。

最后修改:2022 年 06 月 18 日
星光不负赶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