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宿命与半生:280只蚂蚁的颠沛流离
(上)

春天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突然从拐角蹦出来,吓人一跳却不好责怪。现在就是这个时节,风乱走,春尚早。

上山的路有很多条,左边是小路,右边也是小路,中间是别人家种了几十年的栗子树。所谓“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在这样的山路上,的确时时刻刻警惕,说不准那一块石头就与泥土分割开来,一个重心不稳,就是……实际上谈不上万劫不复,但是掉到坑里,或者滑到某个草丛里爬不出来,也都是有可能的。万一运气好,遇到两边都是野生枣树(我们这里给叫野枣),浑身长满了刺,甚是疼痛。

山路之中最多的是泥土与石子,然后是草丛与野灌木,最后是各种奇怪的小家伙们。比如我身边的这一棵树下,就有着一群让我无法数清的家伙,他们是在这里生存里很多年的原住民了。或许可以算得上是原住民,毕竟从我记事起,他们这个族群就在这里生活,每年冬天都会隐藏起来春天又把自己暴露在大自然的视线之内,因此姑且这样称呼。

这些原住民是蚂蚁家族。这个家族十分庞大,光是我遇到过的,这一片山头里就有着大黑、小黑、大红、小红、小小黑、小白、小灰这些不同形态的原住民了。这里的大小都是体型,相对于其他我见过的蚂蚁体型而言的。大黑是一种相对而言很庞大的家伙,或许他们靠抢劫生活?我不太清楚,只是从没见过他们自己找食物。小黑是不到五毫米的小蚂蚁,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勤劳的蚂蚁了。小红实际上比小黑大很多,速度很快,一瞬间就找不到他们的身影。小白、小灰都和小小黑一样,要比小黑还小很多,不仔细看几乎认不出来他们竟然是蚂蚁!

我和他们玩得很开心,因为十多年前的我,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曾经十分喜欢昆虫,尤其是这些看起来十分奇怪的小虫子。我曾经抓不过他们的母亲 —— 一只即将统领一个新的族群的蚁后。

在一个矿泉水瓶子里装入来自深山的黄土,防止他们记得“家”的气息,慌不择路的逃窜。然后用缝衣服的针与线准备好,在瓶盖和瓶身的上半部分扎上密密麻麻的小洞,再把瓶子的侧面最下方(指的是瓶身下部分而不是瓶子的底部)同样扎出一些孔,所有的孔都只有针大小,用来提供合适的空气流通,和多余水分的排出,却能保证没有蚂蚁会逃跑。完成这些之后,把瓶子打开,慢慢倒进干净的水,营造史前大洪水的假象,直到五分之四以上的泥土都浸湿了,就可以停止这项工作。这时候,泥土已经不足整个瓶子的三分之二,却又远比三分之一多,或许我们可以认为是五分之三?

在山中拽出几株根系发达并且已经长了一些叶子的草,我需要确保,这些草不是有毒的,不是别人家种下的,拔掉以后不会影响这一片土地的其他小家伙。实际上……你也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杂草,只要他的生命里足够旺盛。将草根插进瓶子的泥土中,建议在侧面,以便于观察。草不要太多,2-3株绿意盎然的小草就够了。再经过两天左右的控水,瓶子里的水分蒸发了很多,已经可以让原住民们入驻了。但是最好在原住民入驻之前,保证至少有2株草的存活,我们的原住民并不多,很容易离开这个奇怪的世界。

从我发现蚂蚁家族,到构思准备这个“庞大的搬家计划”,再到完成这些前期准备,时间已经快到了夏天,这时候是晚春时节。这时候每个蚂蚁家族都有了一大堆的居民,当我捕捉到一小部分时,不会影响族群的战斗力。另外,再有一阵,就是这个族群统一婚礼的大日子,能够让我发现一些合适的蚁后,用来当做新世界的原住民统领。

于是,我抓捕了同一种类,同一巢穴的十几只工蚁,让他们首先居住在我创造的新世界里。我给他们原来的族群留下了一些饼干渣,希望帮助他们族群成长。目的是有蚂蚁适应这个地方,并且提前创造合适的环境和巢穴,否则新的蚁后可能会累死在挖洞的过程里。这是我的经验总结,动物世界里曾经介绍许多新的蚁后被累死或者是饿死。

图片

在新世界里放入一粒煮熟的大米,作为新生活居民的食物,用针线将瓶子的最上方密密麻麻的覆盖住,这样有利于湿气的析出,还能防止新居民的逃跑。或许你不知道,如果不放到阴凉并且通风的地方,我们的新居民会迅速的熟透,成为下一批居民的食物。当他们将巢穴建立起来,并且习惯在这里生活之后,这大概过了三五天,期间要保证通风,经常解开线网,并用各种有趣的方法送进去一些流动的空气。保证气体的流通是很多必要条件的其中一个,其他的还有很多,值得自己探索。

这个时候,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就要举行了。这天下午,天朗气清,热浪滚滚,当傍晚阳光的余晖照射在这个庞大的蚂蚁家族巢穴旁边的时候,潮水一般涌现出来的是各种带有翅膀的蚂蚁,我分不清他们的职位,也不知道他们的归属者。但我知道,这场集体婚礼过后,我将收获一大批可能在新世界安家的新生蚁后。

第二天的早上,原住民巢穴的附近将会有许多生命力旺盛的带有翅膀或者带有一点点翅膀的蚂蚁,他们就是新生的蚁后。而那些奄奄一息的家伙,则是前一天一起举行集体婚礼的另一方。或许这就是我们人类世界所说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样的生动体现。

寻找一只还没有把翅膀撕扯掉的新生蚁后,但是要确保他即将撕扯掉自己的翅膀,或者找到一只已经撕扯了翅膀的也行。实际上,我认为,将他的翅膀一起带到新世界,或许会混淆她的思考,让他认为这就是自己已经寻找好的地方。直接把他送入新世界就好了,在这之前还要不断地将合适的食物放到新世界里。

如果这只新生的蚁后被新世界里安家的蚂蚁们杀死了,就只能重新找一只新生蚁后。但是只要保证这些蚂蚁和新生蚁后都是那之前观察的同一个巢穴出来的,一般不会被杀死。只要他们能活下来,我们就拥有了一个崭新的,拥有原住民的蚂蚁世界了。

这是这些蚂蚁生命的前半部分。成为我创造的新世界的原住民,这样一件值得哭泣的事情。

宿命与半生:280只蚂蚁的颠沛流离(上)

图:创客贴设计 字体免费

文:王啊怼

最后修改:2022 年 06 月 18 日
星光不负赶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