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

算起来,我来这里已经三个月,一个季度。这些时间里,我见到很多新面孔,也有许多小故事。突然想起来,我说要将身边的故事讲出来,就记了下来。

一叶落而知秋,公园里的水似乎开始有了皱纹,梧桐树下堆积的树叶渐多。早晚气温越来越低,不如人们内心来的火热。白天下过雨,现在是傍晚七点十八分,白色T恤黑色短裤或许是最值得嘲讽的搭配。耳边环绕着几只蚊子亲昵的嗡嗡声,左手边的湖水中不见妖娆的身影,常见的那条小鱼似乎也觉得凉。看着手机荧幕,弹出的消息里,不是讨论工作就是微商广告充斥的群聊。我想着,右边的草丛里那只蟋蟀或许和我一样,但我不会唱歌,模仿不出大家期待的声音,于是我关闭了光的源头。

坐在石椅上,我特意留出了一部分空余,除了放下我的东西,还能做一个人,十分期待未曾相识的面孔。我想学着放下完全的戒备,也想试着找回曾经的骄傲。

图片2

轻轻踱步的是年迈的老人,步履阑珊,渐行渐远渐无言。不时一声轻叹,似乎是半生的总结,诉说着过去的辉煌,如今的沧桑,未来的不舍。

抱着文件夹的是一位大叔,三四十岁的年纪,匆匆而过,满头大汗。背后的椅子上落座的是他,嚎啕大哭的是他,毅然离开的也是他。

背着双肩包的是年轻的学生,微醺一身酒气,双眼通红,如同暗夜的精灵。远远地感觉是个酒鬼,当他走近才发现是个学生,一路抽泣。电话那头还在说着什么,却似乎也是无声无事无春秋。

公园门口的摊贩也没有几句吆喝,昏黄的灯光静静的凝视着这里走过的每一个人。我记录着身边的人和事,都在我的心里。那么,会有人把我的事情记在心里吗,我不知道,也不去想。我怕徒增烦恼。

图片3

往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曾遇到过几位老人。

刚上学那年的火车上,对面的两位老人刚从俄罗斯旅游回来。一夜无眠,听着他们闲聊,似乎发现过这世间美好的一个环节。老李刚退休不久,侄女似乎也是从我将报道的学校毕业的。他讲述着,在俄罗斯游玩时想方便,找了许久却也找不到公共厕所,最后迫于无奈只能在小树林解决,正当他尴尬时,发现周边三三两两都是在小树林解决难题的俄罗斯人。儿女双全,已然退休,亲友皆在,这是老李值得自豪的人生大事,一路欣喜,我也没有了困意。

去年秋天,白露以前,还是在这个公园里。我和朋友试着下象棋,有位老人教了许久。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老人多次表现出“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但耐心依旧。干瘦的他未曾讲述过多,只是不时回头看看公交站牌,几次低语的是“这孩子怎么还没来”。或许在等自家儿子或是女儿,也或许是孙子孙女外孙外女。我家老人,也曾在村口等待,除了一起闲聊的人,没人知道这件事。一局棋罢,老人又回到公交站旁。

记得他说,初学不知含义,三十年才懂人间。

图片4

成年人崩溃的时候,往往就在一瞬间。

这二十多年来,我见了些许哭泣。我曾经幼稚的认为,女生的哭泣,或许可能应该差不多是我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直到见过亲人离世,见过同事痛哭,见过路人呐喊。

古人曾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知道还有几人记得,古人也曾说只是未到伤心处。纪念堂旁每天最不缺少的就是哀嚎,从远处走进的可能是一个儿子的老父亲,也可能是丈夫的妻子,还可能是一位父亲的孩子。每天痛苦的人都不同,不变的是痛苦的情感。逝去更知思念,人间尽皆。

公园里嚎啕大哭的男人今年或许才三十几岁,正是最好的时候。领导的批评,妻子的责怪,孩子的不解,都成为压力的源泉,日夜不竭。我想起有个男生先后接到老板要求加班到十二点和女朋友要求马上回家送钥匙开门的电话,我想起有个女孩在公交车上一口一口啃着面包又强忍着眼泪,我想起商业街的广场上刚吐过又挥舞起刀枪,怒吼着中华武术强身健体的男人。

之前有采访过一位广西的疍家哥,他说了很多次,生活不会理解我们,每个行业都不容易,大家都有自己的难处。

图片5
不知道怎么去讲述这些杂乱且又繁多的小事,我只能看到一点点,慢慢的拼接。这个落叶的时节,故事总是那么伤情。对我见到的每一个人来说,这些都是值得铭记的人生历程,或许伤感,或许高兴。

学着热爱生活,是我最近才懂的事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百无禁忌不再挑食,但凡能够吃饱,就会觉得满足。我有一位朋友,把做饭当做乐趣,他告诉我,学会享受这个过程,你会收获更多期待。

生活的确艰难,从小到大纷繁复杂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所以,对自己好一点吧,没有人替我们坚强,学会做自己的光,自己成长。每一位等待的人,都是一种守候,我们在守候别人,自然也会有人守候我们。

去年秋天似乎还没有走远,一眨眼今年秋天又到了。

落下的树叶和鸣蝉一起,阐释着湖水老去的事实,也告诉着我,及时成长。不去向过去翻看,所有的都得结束,然后重新开始。

希望我们都能提笔记下时间,尽可能拥抱未来。

封面/创客贴
图源/网络
文字/王啊怼

最后修改:2022 年 06 月 18 日
星光不负赶路人